坐穿牢底的解忧师傅

杂食,非常杂!!!关注请注意!!!食轰出胜等边大三角。轰出/胜出/轰爆皆可。

800线产屎官 请叫我年更遥

沉迷游戏 年更指日可待

不抱希望扩列:1556062108

【轰爆】不解风情

点梗 @梦游记 请查收(。ò ∀ ó。) 抱歉拖了很久
ooc大大的有
后有一段小车请走评论

  这是无论谁听了都不会相信的。毕竟这两个人关系如此恶劣,大部分人回忆起高一的体育祭仍会为爆豪揪着晕过去的轰的衣领时那凶神恶煞的脸感到后怕。两个同样强大同样骄傲的人在一起会有什么好结果呢?连轰焦冻自己也时常思考着这个问题。

  轰常常会想起告白的那天,既没有如绯红轻云般的春樱也没有如丝如烟的白雪诸如此类的浪漫氛围,有的只是在补习后高挂在天中的炎日和不绝于耳的蝉鸣。爆豪鸽子血般的赤瞳在听到轰脱口而出的笨拙的告白后似乎亮了些,如同白鸽掠过夏日的池塘惹起的涟漪。嗤笑声或许在爆豪的嘴边打了几个转却咽下了,爆豪沉默了片刻,终是点了点头。

  轰无疑为两人的交往感到高兴,他笨拙地向姐姐咨询。在将少女漫的套路在爆豪身上实践一番后收获的是炸毛的爆豪,轰总会吻吻爆豪的脸颊以求平息恋人的怒火。轰也在烦恼,他们会在清晨路人稀少的时候牵手去车站,会在黄昏的小巷中接吻,与之相对的,爆豪完全没有对他笑过。(带有讽刺意味的嘲笑当然不能作数)这样小小的烦恼如同一根刺扎在轰的心底。

  难道是我做的不够好让爆豪不满意吗?

 
  在训练苦涩的汗水中夏日悄悄溜走了,冬天悄悄降临了。今天的补习内容似乎很重要,麦克老师和欧尔麦特亲自带队令轰有些惊讶,加之安德瓦昨夜的短信实在让他无法联想到好事情。

  虎鲸先生看似强人所难地让他们四人去当保育员,爆豪光是看着隔壁“正常”的训练眼中就几欲喷出火来。轰的脸色也十分难看,他不擅长应付小孩子。几个孩子簇拥着他,试探着大人是否会有有趣的反应。轰无聊的反应明显不受孩子的待见,其他三人也没有起色。

  在一番饱受挫折的摸索后意识到了真正能改变孩子们的东西,四个人达成了一致。凯米施展的幻术个性狠狠利用了一把轰的脸,惹得尚在幼稚园的女孩子传来尖叫。轰略有些无奈地看着自己的幻象做着浮夸的动作,身旁的爆豪却是毫不掩饰地夸张地笑了出来,那纯粹的赤色眼瞳中染满了笑意,这是轰从未见过的陌生的一面。

  在好好辅导了孩子们后,今天的补习结束了。轰一副若有所思的神情,连在他身旁锲而不舍向他搭话的夜岚的声音也没听进去。

  父亲逐渐开始改变是轰所没有想过的,不过这足以撼动长久以来深埋在心间的一块坚冰。望着父亲远去的背影轰不禁心情很好地将笑意展露在脸上。夕阳的光晕覆在轰的面庞上,温柔缱绻地勾勒出他英俊的眉宇,爆豪揪着胸口的衣服布料,心似乎漏了一拍。

  “阴阳脸,出来吃饭。”

  “……”

  紧闭的大门内没有传来任何回应,爆豪很想轰开这扇上个月刚刚修好的大门来看看轰焦冻是不是死在里面了。

  “轰焦冻,不要让我叫你第三遍。”

  跳跃的火花在爆豪手中迸溅。

  “我今天不吃了……”

  轰从房间内探出半边身体,似乎并没有让爆豪进去的打算。在爆豪回答前再次把门关上了。

  “操!阴阳脸你爱吃不吃!”

  爆豪为今天突然反常的轰焦冻感到莫名其妙,当然也没打算哄他,转身下楼吃饭去了。

 
  今天补习的内容是理论课程,平时一直挺直腰杆听课,甚至还要求打算睡过去的爆豪一起好好听课的轰焦冻居然一反常态地趴在桌子上。轰侧着头盯着爆豪,阳光透过稀疏的树影洒下点点金光点缀在轰面颊上,使他异色的眼瞳看起来无比深邃。

  “阴阳脸,你看什么看...”

  爆豪并不想承认有一瞬间他被这张脸帅到了。

  “我就想看你。不可以吗...?”

  话语中掺杂的恰到好处的委屈意味轻而易举地击溃了爆豪的防线。

  “啧,随便你!”

 
  轰焦冻真的趴在桌子上看了爆豪一节课,明晃晃地告诉教室里所有人“轰焦冻和爆豪胜己有一腿”。虽然很好奇这两个人的感情纠葛,不过谁也没有凑到他们身边自讨没趣的勇气就是了。爆豪一节课内被无数好奇的目光扫视着,气得他掐断了三根铅笔。
 
  “你是不是在耍我?!看到我像猴子一样被人看来看去很好玩吗!”

  在所有人离开了补习教室后,爆豪揪着轰的领子质问着今天脑子大概不太对劲的恋人。

  “不,其实我也很火大。我只想让你被我一个人看。”

  轰颇为认真地双手执起爆豪揪住他领子上的手,异色的眼瞳里真切地映出唯一一个人的身影。

  爆豪突然觉得心跳漏了不止一拍,像是嫌弃自己一样捂住了泛红的脸。

  “我喜欢胜己,我想一直看着你。”

  “可恶啊……为什么你这个混蛋说这么肉麻的话一点也不害羞啊!”

  爆豪彻底缴械投降了,放弃似的放下捂住脸的手,任凭那惹眼的粉红布满脸颊。心情很好地将眉头舒展开,笑意扯着爆豪的嘴角上扬。

  轰毫不犹豫地吻了上去,浅尝辄止过后又带有进攻意味地尝过口腔的每一处。

  “爆豪你愿意对我笑了。”

  轰似乎很高兴,话语的尾音都染上了喜悦。

  “我笑一次很难得吗?”

  “我一直都在烦恼。你昨天还对别人笑了吧。”

  “你连自己的醋也吃吗白痴?!”

  爆豪扯过轰的领带,轻吻着那块红色的伤疤,如同吻过了轰焦冻充满伤痕的童年,吻过了不在他身边的空白的15年人生。

  “补偿你的!满意了吗?”

  轰握紧了爆豪的手回答了他的问题。

  很满意啊。

  满意到我愿意接下来的人生都想和你一起走下去。

  end.
(骗你的,还有一辆破车)

评论(7)

热度(105)

  1. 爆豪勝己的眼罩(/ω\)夏夏夏yu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