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穿牢底的解忧师傅

杂食,非常杂!!!关注请注意!!!食轰出胜等边大三角。轰出/胜出/轰爆皆可。

800线产屎官 请叫我年更遥

沉迷游戏 年更指日可待

不抱希望扩列:1556062108

【轰出】所以绿谷的巧克力到底给了谁

情人节快乐!

very短的小甜饼

ooc伴我同行
——————————————

  情人节的到来使雄英校园里弥漫着情侣发糖虐狗单身狗高举火把的祥和气息。轰焦冻就属于游离在这两种类型之外的人,虽然每年他都能收到很多巧克力和无数的情书,但他仍然是单身狗的一员。

  “今年又是轰收到的巧克力最多!”

  上鸣绝望地盯着轰桌子上小山一样高的巧克力堆发出了哀嚎。

  “我不喜欢吃巧克力。”

  轰一本正经地回答,一记天然直球让在座的所有羡慕嫉妒恨的单身狗都闭上了嘴。

  帅哥就可以为所欲为吗?
  是的。

  雄英的校风向来开明,在这个普天同庆的节日里也不例外。相泽老师本着勤勤恳恳睡觉安安心心领工资的原则,将家政课的课题往黑板上一贴就窝进了睡袋中。

  “这节课的课题是做巧克力吗…很符合情人节的主题,而且居然还要请人品尝打分……”

  绿谷盯着这节课的课题不自觉地开始碎碎念。

  “小久有想送的对象吗?”

  “有的…与其说是想请他品尝不如说是喜欢他才想送……啊!刚才的话请当做没听到!”
 
  害羞的粉红窜上绿谷的脸颊,在几颗小雀斑的点缀下看起来分外可爱。

  “绿谷,可以和你一起吗?”

  轰穿着向姐姐借来的围裙,主打的粉色系和少女心的蕾丝引得女生们频频回头一路尖叫。巨大的反差萌使得轰的人气暴涨,一旁男生的血泪简直可以具现化在脸上。

  “抱歉,这身围裙果然太奇怪了。”

  “不,轰君这不是你的错。”

  绿谷捂着脸,心里默默地加入了旁边打call迷妹的行列。

  绿谷卖力地搅拌着可可粉,目光不时偷偷落在身旁的人身上。轰对制作巧克力十分苦手,那份认真的神情却不同于在战场上,而是更加温柔地在对待这件即将送出去的物品,认真地对待这份心意。

  轰君会送给谁呢……

  绿谷出久一时之间不太想知道答案。
  绿谷将沾在手上的可可粉舔去。
  好苦。
 
  “绿谷,有奶油沾在你脸上。”

  轰修长的手指刮去绿谷脸上的奶油,然后那块奶油被轰舔去了。那洁白柔软的奶油在轰艳红的舌尖上稍稍停留便被吞咽下肚。绿谷出久摸着指腹刮过的地方,如同窜起火苗一样,脸颊是那么烫。
 
  “接下来放进冰箱就好了吗?”

  “嗯!好期待巧克力完成啊。”

  绿谷翠色的眼睛晶亮晶亮的,如同阳光洒在一汪碧绿的泉水里。

  “我可以尝一尝吗?”

  “可以啊。”

  绿谷半开玩笑地用手指沾上还未成型的粘稠的巧克力伸到轰的嘴边。轰就着这只手舌头舔过圆润的指尖,带走了指尖的巧克力。

  “轰君?!”

  绿谷的大脑有些当机,脸上蒸腾的热气让他不敢对上轰的眼睛。

  “巧克力很好吃。你喜欢的人会喜欢这份味道的。”

  绿谷在放学时从家政教室取回了巧克力,碰巧遇见了相同目的的轰。
  “轰君的巧克力送出去了吗?”

  “没有。我不知道他会不会喜欢。”

  轰捏着额前的碎发,夕阳将他的脸映得很红很红。

  “绿谷你呢?决定好要送了吗?”

  “我…”

  突然冲出来的男孩打断了他们的对话,他扬着自信的笑脸边跑边喊着后面追赶他的同伴,丝毫没有注意到前面的人。他狠狠地撞上了绿谷出久,巧克力从绿谷手中跌落,摔成了碎片。男孩急得大哭起来,他似乎不知道该如何向绿谷道歉。

  “没关系的,你没事吧?”

  绿谷扶起男孩,拍了拍他身上的土。男孩怯怯地摇了摇头,哭着向绿谷道歉。

  绿谷拾起地上碎掉的巧克力,心中并没有想象中的难过。

  “绿谷…”

  “轰君,我没关系的。”

  “可是你喜欢的人还没有吃到。”

  “不,他已经吃过了。”

  绿谷眼中翠色的汪洋流动着,点点星光在其中跳动。轰在烧得正烈的夕阳中看着绿谷逃也似的快步向前走去,毋庸置疑,绿谷的脸上也一定染上了和轰脸上同样的颜色。

  轰捏了捏裤子口袋里的巧克力。

  明天,再送给他好了。

评论(4)

热度(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