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忧忧忧

杂食,非常杂!!!关注请注意!!!食轰出胜等边大三角。轰出/胜出/轰爆皆可。

高亮!!!被关进学校住宿 节假日回来 有缘再见😭

拒绝和角色黑以及无脑吹交流 心头肉是三个小男孩

800线产屎官 请叫我年更遥

沉迷游戏 年更指日可待

【轰出/MHA】所谓纽扣

♢一个关于毕业时男生要把纽扣给心仪的人的故事(虽然最后好像和纽扣没什么关系
♢小甜饼
♢第三季开播了啊啊啊啊啊啊!!!快去看!!!

————————————————————————

  正逢春樱烂漫的四月,街道两旁盛开的樱花连成了一片绯红的轻云。嬉笑的孩童从绿谷身边蹿过,迈着轻快的步伐奔向学校。绿谷出久同样要踏入久违的校园,怀揣着与他们完全不同的略带悲伤的心情去参加毕业典礼。
  雄英教给绿谷的实在太多太多,无论是恩师还是好友们都赋予了绿谷出久前进的动力,造就了在英雄界活跃的新人【DEKU】。
  进入第三个学期后,大多数英雄科的学生都会进入早已选择好的事务所学习。绿谷拒绝了众多知名事务所的邀约,进入了一所所在犯罪率相对较高的城市的事务所。而他的恋人轰焦冻选择进入他父亲的事务所,两座相隔甚远的城市为两个人之间筑起了一座无形的高墙。即使每天都有好好用LINE联络,时不时也会通电话,可是不够…完全不够。
 
  如果见不到轰君本人的话,果然还是不行……

  这份思念仿佛要随着时间的推移喷薄出来一样。绿谷按了按胸口,有力的鼓动从胸腔传来。春樱在绿谷的肩头稍作停留,在铃声短暂响起后,绿谷迫不及待接起了电话,渴求着电话那头恋人的声音。

  “喂,绿谷是我。我已经到学校了,你还没到吗?”

  轰低沉的声音透过电话贴在绿谷的耳旁,仿佛真的有撩人的气息喷洒在绿谷耳畔一般,绿谷不争气地红了脸颊。

  “轰君,我快到了。你在校门口吗?”

  “嗯。我很想见你,下一秒就想。”

  “!”

  “轰君老是说这种话……太狡猾了。”

  轰似乎发出了低低的笑声,绿谷几乎可以想象到轰此时噙着笑的脸。绿谷拨开眼前开得迷乱的樱花,在粉色编织的世界里奔向轰,紧紧环住他精瘦强健的腰肢,然后在耳鬓厮磨中将一天的疲累都冲洗干净。

  本来应该是这样的。

  当绿谷准时出现在雄英的校门时,人群将校门口堵得水泄不通,准确的来说是女学生们。英雄科,普通科,支援科……甚至还有别的学校的女生。在里三层外三层的人群中,绿谷靠着轰显眼的发色辨认出了自己的恋人就是台风的中心。
  毫无疑问,能让这么多女人疯狂地挤在校门口的也只有在毕业时才会有的传统——抢夺校服上的第二颗纽扣。据说那是最靠近心脏的位置,拥有了它就拥有了男神本人一样。虽然绿谷都这样的传统不太感兴趣,但当主角是自己的男朋友时还是忍不住有些醋意。

  “啊!抢到了!啊啊啊我圆满了!”

  人群中爆发出欢呼声,似乎有女生依靠个性强硬地将一颗纽扣拽了下来。当然,并不是第二颗。不过只要有了男神的纽扣就足够珍藏一辈子了,管它是第几颗呢。因为这声欢呼人群开始骚动,女生们的攻势越来越猛烈,轰既不能还手也无法脱身,狼狈地用减弱的个性抵御着猛烈的攻势。
  绿谷的粉丝以妈妈粉居多,此时反而落得清闲。他将无奈的微笑挂在脸上,实际上他并不想笑。他在小时候心爱的玩具被调皮的男生抢走时也是这样笑着,因为他太弱小了,没有个性的人怎么能和他们抗衡呢?承受了过多的白眼和伤痛的童年迫使他在面对难过的事时露出这样的笑。

  “丑死了,不要在老子面前露出这种笑!”

  爆豪在国中时经常恶狠狠地对自己的幼驯染甩下这样一句话。因为这份仿佛从阴郁中孕育出来的笑容实在令人心悸,明明在笑着却令人感到悲伤。

  体育祭上被绿谷所救赎的轰焦冻也救赎了绿谷。当看见迸发出的火光的那一刻,绿谷的心脏也仿佛猛烈燃烧了起来,在冰原上熊熊燃烧的烈焰,这是绿谷从未触碰过的奇异景色。他第一次有了想要去争抢的念头,想要完全将这片景色拥入怀中。
  人群还是嘈杂不止,如同煮沸的水一样。轰被围在拥堵的人群中,轰的耐心在被逐渐磨光,他注意到了不远处的绿谷,同样看见了那令人心悸的笑。轰不喜欢那样的笑,如同他母亲住院时空洞的目光勾起了他遥远的童年回忆。
  绿色的莹光覆盖在绿谷的身体上,他轻盈地蹦起,越过人群,在蓝天下如同振翅高飞的鸟。一阵劲风托起摇曳的花瓣,洋洋洒洒地下了一阵花雨,而绿谷逆着金色的阳光扑向了轰,牢牢地抱紧了恋人。轰几乎同时也抱紧了绿谷,抱紧了他的英雄。
  女生们知趣地退开了,谁也不愿在恩爱的情侣面前过久逗留。
  绿谷死死地抱着轰,完全没有放手的意思。在路人投来诧异的目光时,绿谷便在轰的下巴上轻轻啄几下,驱散这些讨人厌的目光。
 
  “怎么了?生气了?”

  轰揉着自家男朋友手感颇好的头发问道,他明白绿谷有些不安。

  “没有……我有点嫉妒了……”

  绿谷鼓起脸,撒娇似的把头埋进轰的胸膛里。轰轻轻吻过绿谷的额头,眼睑、脸颊、嘴唇、下巴,虔诚而又深情。绿谷这才肯松手,他看着轰堪称狼藉的校服,眉头又拧了起来。

  “第二颗纽扣还是被抢走了……”

  在一阵争抢中,纽扣不知被谁给抢走了。绿谷罕见地露出了失落的神情,溢出的醋意使轰既无奈又幸福。

  “那把我给你做补偿可以吗?”

  绿谷出久在甜甜的春天得到了一份补偿,期限是——一辈子。

评论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