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忧忧忧

杂食,非常杂!!!关注请注意!!!食轰出胜等边大三角。轰出/胜出/轰爆皆可。

高亮!!!被关进学校住宿 节假日回来 有缘再见😭

拒绝和角色黑以及无脑吹交流 心头肉是三个小男孩

800线产屎官 请叫我年更遥

沉迷游戏 年更指日可待

【轰出/MHA】忘记交往纪念日会怎样

♢轰哥忘记交往纪念日的小故事
♢很想写搞笑相声但是我不会呜呜呜 所以还是小甜饼
♢ooc爆炸
————————————————

  忘记交往纪念日是怎样的体验?

  轻则冷战三天三夜,重则一夜回到单身狗。但总之这不是轰焦冻应该担忧的问题,他目前和小男友绿谷出久感情稳定幸福美满,并且常年蝉联英雄榜前三名,正所谓是感情和事业都处于巅峰。

  如果今早没有终结他本应风平浪静的日常的话。

  绿谷出久作为国民英雄,和自家男友像正常情侣一样卿卿我我的时间几乎为零,所以他额外珍惜和轰君在一起的时间,比如现在。

  “轰君不要再赖床了,快起床。”

  绿谷扒拉着轰搂着他腰的手,奈何轰在赖床这方面总是异常执着,左手稍微有松开的迹象,右手又死死缠在腰上。总之就是既不会起床也不打算让绿谷走。

  “……今天休假。”

  轰在滚成一团的被褥中探出红白脑袋嘟囔到,简而言之就是他不会起床。

  “轰君不起床的话…我就……”

  绿谷凑近了轰,飞快在恋人的脸上小啄了一口。如同整个人浸泡在甜腻的蜜糖里,与恋人肌肤相亲的喜悦欢快地窜过全身。轰立刻清醒了,他麻利地掀开被窝,一个翻身将绿谷压在了身下。

  轰好笑地看着绿谷涨红了脸噘嘴屏气,好像他马上要白日宣x把他就地正法一样。轰在绿谷的脖子上蹭了蹭就放过了满脸通红可爱到极致的恋人。

  细碎的阳光撒在绿谷的身上,他半个身子沐浴在温柔的金光里,他正在笨拙地煎蛋,像一位尽职尽责的新婚妻子。此时他并非人民心中无所不能的英雄,他是只属于轰焦冻的英雄。

  当绿谷端出早餐时轰正聚精会神地盯着早报的头版,好看的眉毛拧成一团。绿谷摩挲着手中的礼物,心如擂鼓,好像回到了学生时代初次约会的那一天。

  “轰…轰君……”

  “嗯?怎么了?”

  轰从报纸中抬起头,带着疑问看着绿谷。

  “这个给你。”
 
  精美的礼物盒被红白两色的缎带系着,用心的包装盛满了恋人的心意。冷汗瞬间爬上背脊,轰的大脑飞速运转,尝试记起今天到底是什么日子。

  “虽然是我猜的…轰君,你不会是忘了我们的交往纪念日吧……”

  黑气在绿谷身后以肉眼可见的形式出现了,轰还是第一次看见绿谷对自己发火。

  “唔,抱歉……”

  轰生平第一次遭遇这样生死攸关的场面,差点连池面脸都绷不住。

  “我们彼此的工作都很忙,忘记纪念日也是无可厚非的事嘛……”

  绿谷当然没有歇斯底里地开始争吵,轰也完全想象不到这样的场面。毕竟他们从挚友走向恋人的过程中他们的相处方式一直是对对方无条件的信任,他们的关系好到连饭田也不住称赞,他们似乎从未有过争吵。可从恋人的角度看,这是在诡异得过分了。

  “抱歉轰君,我可能需要冷静一下。”

  绿谷掩上房间的门,留下沉默的轰与礼物盒。他们和谐过头的相处模式终于开始土崩瓦解。
 

  没有普通情侣那样宛如经历了第三次世界大战一样惨烈的热战,轰和绿谷心平气和地跳过了第一步骤,直接陷入冷战。虽说他们住在同一屋檐下,两个人在家的时间简直少得可怜,更别说绿谷现在暂时搬进了事务所。轰不是没有尝试过和好,比如他在绿谷的事务所门口等了三个小时,最后被好心的前台小姐告知人偶从后门走了;又比如他打算用特殊的夜间运动缓解两个人僵得不能再僵的关系时,绿谷用smash拒绝了他的邀请。

  英雄焦冻,陷入感情危机。

  “喂!焦冻先生,你有在听吗?”

  事务所的助手小姐第三次忍无可忍地出声提醒在例会中走神的英雄焦冻,开会的长官简直能把他们事务所的代表瞪出个洞来。

  “啊?我听着……”

  轰不自觉地瞟向坐在他对面的绿谷,绿谷带上了眼镜,目不转睛地针对这次的任务做笔记。绿谷快速地往轰这里撇了一眼,示意他好好开会。用助手小姐的话形容,他们老大的脸简直像开花一样灿烂,立刻专心听讲。

  饱受了长官眼刀伤害的助手小姐表示,夫夫冷战真是要不得。既伤害家庭和谐,也不利于社会稳定。

  任务分派的长官大概针对了焦冻的英雄事务所,好死不死将他们事务所和爆心地事务所安排成临时搭档。助手小姐看着炸毛边缘的榴莲和满脸不屑的荔枝,觉得自己能减寿十年。

  “哈?当然是直接冲进去把人质救出来快,阴阳脸你的脑袋里装的是番茄酱吗?”

  助手小姐一向以自家老大的自制力为傲,相信他不会在这个关头令她失望。结果当然是…轰焦冻不负众望地和爆豪胜己吵了起来。

  “你完全没有考虑人质的安全,贸然冲进去只会增加不可定因素。”

  两位英雄立刻成了大厅内的焦点,多亏助手小姐死命拉着今天脾气和爆心地一样火爆的老大,才没有发生职英内部斗殴的惨剧。

  结果就变成了焦冻和爆心地去和敌方交涉的局面,负责后方支援的助手小姐万分担心老大会不会大敌当前先和爆心地打起来。
 
  交涉过程一切顺利,通过大屏幕监视着他们的绿谷通过耳麦有条不紊地指挥着。爆豪看准时机,抓住对方松懈的一瞬间结束了战斗。

  “哈…我们还没结束!”

  强弩之末的敌人红着眼嘶吼到,看来是打算做最后的挣扎。在众人尚未来得及做出反应前,他纵身一跃,从楼顶直直坠向地面。刺眼的白光闪现,跳下高楼的敌人竟然与人质交换了位置!凄厉的叫声与敌人狂妄的笑声冲击着轰的耳膜,此时即使施展冰的个性也无法勾住极速坠落的人质。他凭着本能跃下高楼,靠冰做缓冲试图抓住人质的手。

  逐渐模糊的视野与失重的不真实提醒着轰他正处于着生与死的夹缝。好在他抓住了人质的手,千钧一发之际冰接住了两个人。当助手哭哭啼啼地把轰从冰上扶下来时,他仍然在愣神。手臂被锐利的冰棱划出口子,涌出的鲜红血液令人触目惊心。

  “绿谷…人偶怎么样了?”

  “人偶先生在大厅指挥没有受伤。您真是吓死我了……直接那么跳下来,我心脏都要停止了!”

  助手小姐念叨着轰不注意个人安全的问题,轰却无论如何也听不进去了。轰捂着心脏的位置,感受着它有力的跳动,第一次觉得如此喜悦。

  好想赶紧看见出久。

  轰躺在病床上百无聊赖地盯着天花板,医生检查遍他的全身也只能给他受伤的左手打上绷带,其他地方一点毛病也检查不出来,健康得能立刻出院了。

  绿谷负责指挥任务结束后的处理,没由来的烦躁盘踞在脑中,他强压下心中的烦躁,拿起手边的文件准备批阅。

  “人偶先生,焦冻先生为了救人质从顶楼跳下来了!”

  助手还没来得及把剩下的话说完,眼前的人就消失在他的视野中。

  现场的打扫工作进入到收尾阶段,只有几个英雄负责现场工作。尚未融化的坚冰屹立在火红的夕阳中,宛如冰在烈火中徐徐绽放。心脏猛的抽痛,仿佛在绿谷脸上结结实实地来了一拳。其实交往纪念日这种小事根本无所谓,只是绿谷心血来潮的忍不住对恋人的任性,比起这种事他更希望轰焦冻能好好的站在他面前,和他一起面对无数的日日夜夜。

  “轰君……”

  绿谷死死抱紧了轰焦冻,抱紧了这个无论谁也不能将他从绿谷身边带走的男人。

  “我把交往纪念日忘记了,抱歉出久。”

  轰还在为这件事耿耿于怀,他在绿谷出久面前永远像个初恋的十八岁大男孩,小心翼翼地寻求对方的原谅。

  “今天也是纪念日,所以原谅你了。”

  轰露出了疑惑的神色,然而他只得到了绿谷一个轻轻的吻作为回答。

  只要我们还在彼此的人生中相伴度过余下的岁月,那么每一天都是值得感激的纪念日。
 

评论(10)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