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忧忧忧

杂食,非常杂!!!关注请注意!!!食轰出胜等边大三角。轰出/胜出/轰爆皆可。

高亮!!!被关进学校住宿 节假日回来 有缘再见😭

拒绝和角色黑以及无脑吹交流 心头肉是三个小男孩

800线产屎官 请叫我年更遥

沉迷游戏 年更指日可待

【MHA/轰出胜】金牌红郎 在线拉郎(上)

※婚恋顾问切岛和上鸣帮助大龄男青年绿谷出久寻找真爱的雷人故事(梗来自橙光游戏——红娘大师)
※惊天雷文 巨ooc
※随时可能天坑(但是没人看我不怕←)

友情艾特绿谷出久的老母亲 @不愿透露姓名的紫姓司机.

0.

  相亲的诀窍为何?切岛锐儿郎坚信一定是用男人澎湃的热血,灵魂与灵魂的交流来促成一段又一段美好的姻缘。即使切岛看起来是全公司最直的男人,他在雄英婚恋事务所的业绩也是数一数二。至于为什么数一还要数二,就不得不提到切岛的好兄弟及死对头——上鸣电气。

  上鸣说媒的标准——随缘。没错,上鸣只需要将客户的照片以及资料大致扫过,再经过他随意的排列组合,就可以成就一段姻缘。切岛通常将之称为拉郎。但最令切岛咬牙切齿的莫过于这种玄学居然出奇有效,十分有效地提升了上鸣的业绩,甚至有几个月能堪堪超过踏实工作的切岛。这让切岛一度陷入了难道真的是“外貌协会大法好”的迷惘中。

  虽然切岛和上鸣从高中到大学一直是好基友,关系好到半夜两点只要一通电话就能穿着拖鞋大裤衩去大排档通宵撸串嗨啤。但每个月的红榜公布时,这种撸串嗨啤的愉悦就能转化成用酒瓶和上鸣干架的悲愤。

总之,切岛锐儿郎是不会承认上鸣电气的拉郎配对法的!

1.

  午休的时间漫长且无趣,切岛趴在桌上手指不停地点着鼠标,浏览着客户信息。整个办公室只剩下精力旺盛不需要午睡的男子汉和戴着皮卡丘眼罩睡得四仰八叉的上鸣。

  “妈妈,不要拽我,我说了我不想相亲的!”

  争执声打破了宁静的中午,出于职业习惯,切岛挺直了腰杆。切岛瞥了一眼刚刚还睡得像已经入土为安的上鸣,他此时蓄势待发,就差直接冲上去抱住客户的大腿。

  “真是对不起,让你们见笑了。请问雄英婚恋事务所的婚恋顾问是?”

  一位尚处于中年却又不失优雅端庄的美妇缓缓开口,如果忽视掉她拽着身旁的男生那只用力过度暴出青筋的手的话,切岛差点相信她是一位温柔的淑女。
 
  “是我!”

  “是我!”

  一黄一红两颗脑袋同时看向对方,互送眼刀以示友好。

  男子汉是绝对不会让这个月业绩被拉郎配超过的!

  拿不到这个月奖金我的Swich就只能待在冰冷的销售柜台里啊你懂吗?!

  纯良的青年和(疑似)优雅的夫人并不能看懂这电光火石的眼神交流,直到夫人轻轻一咳才结束了切岛和上鸣的厮杀。

2.

  “也就是说,您急于给令郎寻求一名合适的结婚对象是吗?”

  切岛尽职尽责地询问这位叫绿谷的青年的个人信息,而坐在他身边快要睡过去的上鸣只瞥了绿谷一眼就神游天外。

  “是的,这孩子也不小了。希望能为他找到值得托付一生的好男人。”

  绿谷太太一手托着脸,眉间犹有郁色,看来确实是为儿子操碎了心。

  说到年纪大……切岛不得不多打量了几眼绿谷。单纯的看脸说绿谷是大学生都不为过,但是他今年确实是快要奔三的社会人。绿谷一直比较安静,看起来对相亲兴趣缺缺,注意到切岛的目光,他弯起了绿莹莹的眼睛,给切岛一个腼腆的微笑。

  “请放心,雄英婚恋事务所一定为您找到心仪的交往对象。请问绿谷先生,您对于对象有什么要求吗?”

  本来一直低头和茶几交流的绿谷突然被点名,他茫然地抬起头,思考了两秒后选择让切岛自由安排。看来绿谷确实在恋爱这方面没有什么想法。

  上鸣的口才向来不错,在切岛耐心询问的时间里他已经和绿谷夫人热络地拉起了家常。切岛深深地为上鸣拉拢家长这种行为所不齿,再转头绿谷已经聊起了LINE。切岛不禁感到任务艰巨,心头涌动的男子汉的热血被激起了更高的斗志。

3.

  切岛打算熬夜加班,在气势上压倒敌人。他打开会员数据库,在看得眼睛发酸后终于网罗到了一个黄金单身汉——爆豪胜己。爆豪和绿谷的经历出奇相似,被老妈火急火燎地拉来相亲,并且他的脸比绿谷还臭了十万倍,挂着一张“你敢找到能相亲的对象我就炸死你”的脸。但切岛何许人也,他是一个脑回路异于常人的热血青年。于是在他锲而不舍的沟通下,爆豪虽然没有找到对象,但是得到了一枚打包外带的好兄弟。切岛两眼一亮,差点失手打翻咖啡,他忍住凌晨打电话给爆豪的冲动,心满意足地躺上床。

  有爆豪胜己这个优质高富帅在,我看你上鸣电气拿什么和我斗。

  切岛顶着浓重的黑眼圈去上班时,在电梯里巧遇了同样萎靡不振的上鸣。上鸣朝他竖起两个大拇指,露出了胜券在握的迷之微笑。虽然切岛对上鸣时高时低的智商感到担忧,但切岛坚信上鸣的看脸拉郎一定干不过他的真爱配对。

  “你那边情况怎么样啊?”

  上鸣刷着手机,看似不经意地问了一句。

  “当然找到了完美的对象,这个月的业绩我不会输的!男子汉说到做到!”

  “噢是吗。”

  上鸣潇洒地甩了甩手中的早餐袋,豆浆差点糊切岛一脸,完全不把切岛放在眼里。

  好你个上鸣电气,找到了某国王储还是外星生物,还敢和我叫板!

  切岛赶紧呼叫爆豪支援,让上鸣见识见识什么叫高富帅。

4.

  爆豪在看见手机第五个来自鸡窝头的未接来电时内心是拒绝的。本来以为在婚恋公司注册了会员老太婆就没话说了,没想到切岛这个表面兄弟卯足了劲给他找对象,还特意发消息给老太婆让她督促。现在自家的老太婆催命一样催他换衣服出门,他穿着老太婆挑的锈了白玫瑰的骚气马甲和小西装心里一万个不愿意地踏上了去婚恋公司的路。
 
  爆豪把车开进婚恋公司的停车场,同时有一辆宾利大摇大摆地停在了爆豪的保时捷旁边,走位之风骚差点刮到爆豪的宝贝车。爆豪一眼就认出了这辆宾利的车主是谁。天底下敢大摇大摆把车岔到爆豪旁边的没几个,然而既敢这么做车还漆成鬼畜的半红半白的天底下也只有轰焦冻一个了。宾利车门一开,下来的果然是轰焦冻——一个天生和爆豪不对头的男人。

  轰和爆豪还是高中同学,年纪测试的前两名永远是他们两个轮着坐。轰的口味偏清淡,爆豪就喜欢刺激的辛辣。轰天生对人冷淡不喜争斗,爆豪就喜欢挑战强者。于是他们一争就争了十年,现在他们一个子承父业成了霸道总裁,一个白手起家成了商业帝王。他们如今还是工作上表面的合作关系。

  “哟,轰总沦落到来婚恋公司相亲找对象啊。”

  爆豪看见轰就一定要上去开两句嘲讽的毛病十年来一点没改,还有愈演愈烈的趋势。

  “啊,爆豪。”

  轰直到爆豪出声才发现旁边站了个熟人,面不改色地打了招呼。

  “还是一如既往地看不起人啊阴阳脸。”

  “并没有。爆豪你也来相亲?”

  轰瞅了瞅爆豪的行头很直白地问道。

  “什么叫‘也’?不要把我和你混为一谈了!我只是被老太婆逼来的。”

  “是吗。我是被混蛋老爹逼来的。”

  轰低头刷手机,LINE已经要被刷爆了,他皱起了好看的眉头,搭上了电梯。

  电梯里爆豪和轰陷入沉默,一个专注地看着股票,一个望着电梯按键发呆。他们对相亲抱着应付的态度,谁也没有真的想过要遇到真命天子。然而他们之后的人生就在这个小小的婚恋事务所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评论(23)

热度(1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