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忧忧忧

杂食,非常杂!!!关注请注意!!!食轰出胜等边大三角。轰出/胜出/轰爆皆可。

高亮!!!被关进学校住宿 节假日回来 有缘再见😭

拒绝和角色黑以及无脑吹交流 心头肉是三个小男孩

800线产屎官 请叫我年更遥

沉迷游戏 年更指日可待

【MHA/轰出胜】金牌红郎 在线拉郎(中)

※就…就当是七夕贺文吧←

※惊天雷文持续雷人

※好像……还是没有修罗场(越扯越长的sd文

※前文点击头像找,回家再补链接(七夕我要和紫老师出去玩略略略 @不愿透露姓名的紫姓司机

【上】


5.

  “阿姨您往这边走。阿姨小心楼梯。阿姨我给您泡茶。”

  切岛默默看着浑身是戏的上鸣电气招待客户的母亲好似孝顺自己亲妈一样,完全不明白上鸣把客户绿谷丢在一边吹风的深意。

  “总之绿谷你先坐吧,我去给你泡茶。”

  切岛及时救场,缓解了绿谷的尴尬。心想绿谷对自己的信任肯定蹭蹭上涨,到时候看见自己推荐的会员,一个激动直接拍板领证。上鸣电气只有眼巴巴看着的份。

  “你们说找到了合适的对象是真的吗?什么时候可以见面啊?”

  绿谷太太接二连三的问题如同机关枪一样狂轰滥炸,切岛上鸣从她迫切的眼中读出了她十分想把儿子嫁出去的愿望。

  反观绿谷出久倒是和局外人一样,对自己的终身大事一点不急。甚至还带起耳机打起游戏来了。

  切岛在心底给男子汉的自己加油鼓劲,他金牌婚顾切岛锐儿郎可不是吹出来的,他就业以来给无数奇葩牵线搭桥,区区一个阿宅是难不倒他的!

  “您别着急,我们介绍的两位会员已经在隔壁的休息室了,我这就让他们进来。”

  切岛拨通了休息室专线,脑中已经浮现出“优质男嘉宾爆豪胜己艳压拉郎男人,绿谷出久当场心动领证”的感人戏码了。嘿嘿嘿,切岛锐儿郎的工作业绩又添上了光辉一笔,描绘未来的美好蓝图,奔向人生的康庄大道。

  然后,接待室的门就连门带框地飞出去了…飞出去了!

6.

5分钟前的休息室

  负责接待的小姐姐领着两个脸一个比一个臭的总裁来到休息室,然后像受惊的兔子一样窜了出去,留下轰和爆豪老同学两两相望,无言相对。

  轰十分识时务地拿了份报纸避免和爆豪有任何对话。他深知爆豪一旦被激怒就会做出比人道毁灭更残忍的举动,而他轰焦冻就是世界上为数不多能轻易激怒爆豪胜己的人,虽然他觉得爆豪的怒火来得莫名其妙。爆豪也很给面子没找茬,点开了手机小游戏消磨时间,于是休息室陷入了假和平真尴尬的诡异中。

  然而事实证明,想要爆豪胜己和轰焦冻在同一空间里和平共处超过五分钟是不可能的。轰的目光紧锁在娱乐版的头条上,好看的眉毛拧成了一团。爆豪当轰焦冻心系国际大事,开口呛他道:

  "怎么?轰总又心怀天下呢?"

  "不,我在看娱乐版。刚巧今天的头条还坐在我对面。"

  爆豪听完脸色由红转绿,恨不得立刻把这个阴阳脸挂在婚恋公司的横幅上。轰不慌不忙地把娱乐版送到爆豪旁边,上面几个占了大半板面的大字"震惊!某上市公司总裁爆豪胜己半夜协女伴回家!"然后配上了清晰程度连马赛克都不如的配图。重点是这篇报道声泪俱下地谴责了“渣男”爆豪胜己绿了某当红女星,半夜和另一个女人回家过夜的风流行径。爆豪看完这篇狗屁不通的报道,气得连手撕轰焦冻的念头都抛在脑后,只想赶紧安排一下这家杂志社,让他明天能在殡仪馆见到杂志主编。

  “爆豪,你迟早会从娱乐版跳到社会版的。”

  轰顶着天然呆的脸义正辞严地拉着爆豪的仇恨,成功保住了那家即将倒闭的可怜杂志社。

  “哈?轰焦冻你的脑子是汪洋大海吗?首先我根本没和那个浮夸女交往,而且那天和我回家的也不是女人!”

  轰意味深长地哦了一声,想了想说道:

  “那你是带男人回家?”

  此时切岛春风满面地拨响了休息室的专线,然后…然后爆豪拎起实木的茶几向轰焦冻砸过去,轰焦冻一个完美的翻滚躲过茶几,起身时顺便掸了掸身上的灰尘,于是价格上万的茶几正正砸在接待室的门上,随着门框和门的哀鸣,它们正式结束了短暂的职业生涯。

7.

  切岛吓得连完整地话都说不出来,瞅着爆豪胜己凶神恶煞的脸他只有不敢怒也不敢言的份。绿谷太太以为天降恐怖袭击,吓得差点当场昏厥,她煞白的脸上还不住地往外冒汗。切岛觉得他不仅这个月奖金没了,人生也黑暗了。

  “阴阳脸你他妈等着我今晚把你先杀后分尸,我明天就为你上一次社会版头条!”

  在上鸣拼了吃奶的劲制止他后,爆豪还不忘像变态杀人魔一样恶狠狠地用眼神撕碎轰焦冻。

  切岛眼瞧着绿谷太太瑟瑟发抖,他男子汉的心脏也快被摧残得差不多了。相亲不仅没成,还给了会员“雄英婚恋事务所介绍的对象是凶神恶煞的变态”这种印象,以后怕是生意难做。切岛的人生瞬间变得惨淡无比,等待着他的可能是接不完的投诉和相泽主任的惩罚。

  绿谷出久安抚着受惊的母亲还不忘探出脑袋看看自己的相亲对象到底是什么战斗力max的怪物。爆豪背对着绿谷,绿谷只能看见闯入他眼帘的一头张扬的金发和挺拔的背脊……看着还挺眼熟。轰在和暴怒状态的爆豪对峙的同时还和绿谷友好地点了点头,绿谷受宠若惊地回礼,目光不时停留在这个英俊得有些过分的池面身上。
 
  切岛眼看着爆豪的形象大打折扣,和旁边温文儒雅处事不惊的轰焦冻一比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为了挽回爆豪的颜面和自己岌岌可危的业绩,切岛拨通了爆豪女士的电话。

  爆豪光己隔着电话把爆豪胜己骂的抬不起头,直到爆豪光己在电话里听着爆豪咬牙切齿地道歉后才满意地挂掉了电话。

  爆豪甩开上鸣死死搂在他腰上避免他冲出去手刃轰焦冻的手,然后毫不客气地坐在了绿谷对面的沙发上。绿谷这时才看清这个男人的脸——与轰焦冻同样精致帅气的脸此刻浮现出愠色,腥红的双眼透露着浓浓的侵略的意味,而这双仿佛只用看的就能把人拆吃入腹的双眼此刻牢牢地锁在绿谷出久的身上。

  就是这个书呆子害他上了娱乐版头条?

  绿谷出久的脸看起来像个二十出头的清纯大学生,他今天还戴了副眼镜,让人更加相信他是个人畜无害的五好青年。可是爆豪绝对不会忘记昨天晚上在夜店把他扶上车的那个酒保,害得他现在丑闻缠身的人——他就是绿谷出久。

8.

  虽然清纯不做作的大学生和你有故事我有酒的酒保完全扯不到一起,但爆豪很确信绿谷就是昨晚那个人。他们都有一双狡黠而纯粹的眼瞳,绿莹莹的眼眸像一汪清澈而不可见底的深潭。

  爆豪死死瞪着绿谷出久不说一句话,吓得绿谷太太瑟瑟发抖往儿子身后缩。绿谷反倒不怵爆豪,眨巴眨巴他的眼睛,开口还和爆豪问了声早。这过硬的心理素质让切岛瞠目结舌,大概只有这位心理素质max的绿谷出久能收了爆豪了。

  “那个…要不要先试着自我介绍?”

  切岛弱弱出声,让两位当事人注意一下他们是在相亲。

  "嗯…我叫绿谷出久,28岁。目前在经营一家咖啡店。"

  绿谷露出青涩害羞的微笑,俨然像一个清纯天真的大学生。爆豪反倒是不知所措起来,从刚刚到现在自己一直像个傻x一样,而这一切都源于面前这个看似清纯的心机boy。然而绿谷的笑容太过纯粹,让爆豪不禁陷入了自己可能认错人的疑虑中。

  轰在一旁看着绿谷和爆眉来眼去十多分钟,愣是没交流出个什么。上鸣趁切岛不注意,戳了戳轰,语重心长地说道:

  "轰啊,老哥也是为你好。你看你也是奔三的人了,难道甘心爆豪比你先脱单吗?到时候结婚的份子钱还是你先给他,丢不丢人啊?"

  轰侧头想了想,这些问题对他来说倒是无关紧要,可万一上鸣在他老爹面前添油加醋,混蛋老爹肯定又要对他嚎上一宿。想到其中的利害关系轰的瞬间黑了。
  
  于是轰在绿谷和爆豪的谈话陷入僵局的时候横叉一脚,很不客气地坐在爆豪旁边的位置上,很郑重地对绿谷出久说:

  "我叫轰焦冻,28岁,目前家里有车有房,父母不算很忙。你要是愿意的话我们可以以建立公正平等的民事责任关系为前提交往。"

  "诶…诶?!!"

  "阴阳脸!"

  然后,爆豪炸毛了,绿谷懵逼了,上鸣喜极而泣了。

评论(3)

热度(75)